1824 右眼皮跳跳

作品:《头狼

    “出来人了!”白老七一激灵坐直身子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天道不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,随声接茬道:“对啊,出来不少人,清一水的防爆盾、警用配枪,看架势应该是准备了挺久。”

    我脑子急转了一圈吱声:“哥,想办法弄清楚今晚上出警的防暴队负责人是谁,具体名字叫啥,什么级别的,这点特别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。”天道应和一句。

    我盯盯注视着那道黑影攥着车钥匙,按亮一台停在不远处的越野车,朝白老七示意动着车子,随即又叮嘱天道一句:“工地那边的事儿别管了,段磊会摆弄的明明白白,冒冒失失抓人,不管这次行动是谁主持的,都得倒大霉。”

    天道接着又问:“需要拍点照啥的不?我和乐子身处的位置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“拍点吧,但不要拍太清楚,不然容易得罪人,你俩千万注点意昂,别把自己漏出来。”我不放心的嘱咐。

    “刚刚从外卖店里出来那个家伙是文君吗?”挂断电话后,我扭头看向郑清树询问,对于天娱的这帮人,他比我们更了解。

    郑清树言辞确凿的说:“是文君,但那台车是丧鬼的,丧鬼这个人很奇怪,一般不开别的车,就那台越野他开了好像年了,而且从来不会外借车,郭海借都不好使,我感觉丧鬼说不准也在车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丧鬼?”我眨巴两下眼睛,朝白老七问:“有把握吗七哥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天娱集团杀神一般的存在,我要说心里不犯嘀咕,那纯属吹牛逼。

    白老七表情认真的思索一下后,摇摇头苦笑:“够点呛,单对单的碰上我肯定不是对手,如果有小树拎枪打辅助,可以拼一把试试。”

    郑清树从车座底下拽出来一杆“仿五四”,手脚麻溜的“咔嚓咔嚓”连压几子弹,棱着眼珠子道:“只要腾出来十米左右的有效距离,我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干掉丧鬼。”

    我们说话的空当,那台越野车已经冲街口缓缓驶去。

    我搓了搓脸颊道:“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五十,没有拼的必要,启动第二套方案吧,先跟上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话,我拨通董咚咚的电话:“小满那边没什么意外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狗日的很老实。”董咚咚轻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我点燃一支烟道:“让他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很快传来小满的声音:“喂,王总。”

    “给文君打电话,就说我可能有点怀疑你了,这会儿让你过去找我,你现在很害怕,不想玩了,让他马上给你准备五百万,到番禺区大李村的稻田旁边交易。”我清了清嗓子道:“你就在电话里威胁他,如果不马上给钱,你就把事情告诉大姚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说的地址是我们白天特意踩好点的,那块既没什么人,又比较方便小满携款离开,按照正常情况来说,把联系地址选在那边,文君一定不会怀疑。

    但凡敢吃里扒外的篮子,脑子都不是一般的灵活,听到我的话后,小满停顿一下,接着轻问:“王总,如果文君跟我翻脸怎么办,再有就是他要是突然对我下杀手,我应该如何应对”

    “怕个球,我会让咚咚他们先把你送过去,然后埋伏在附近,你要知道,我对你没什么兴趣,我的终极目标是文君。”我咧嘴笑道:“你要还是信不过,我会让咚咚给你一把枪防身的,记住我的话,你要是敢耍花招,杀你表哥的视频会马上出现在警局。”

    小满迟疑片刻后应声:“好,那王总您答应我的好处费什么时候能到位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暗道,这小子是真特么要钱不要命,嗤之以鼻的回应:“马上你就能见到钱,你把手机给咚咚吧。”

    不多会儿,董咚咚的声音传来:“大哥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免提关了,出门接电话。”我小心翼翼的提醒一声,随即道:“待会你们送小满去番禺区大李村那边的稻田跟文君交易,下车前给他一把枪,完事你们几个就藏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偷袭文君吗?”董咚咚小声问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骂咧:“偷袭个鸡毛,真干仗我用几个?藏起来拍照录像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我又拨通蛋蛋的号码:“带上银行卡去我给你的地址,小满如果想检查的话,就让他检。”

    蛋蛋不满的哼唧:“哥,真给那个狗篮子三百万呀?”

    我笑盈盈的开腔: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对!千金散尽还复来,这钱就是暂时过一遍他的手,早晚还是咱的,按我说的整吧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后,我眯缝眼睛盯着前面的那台越野车,看架势,它应该是向着增城区行驶,我们的车和对方保持大概五六辆车的距离,对方几乎没有现的可能。

    开着开着,那台车突然打亮转向灯,朝着偏道驶离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小满的电话起作用了。”白老七舔了舔嘴皮冷笑:“这个文君不过如此嘛,之前我还以为他和小胖子的智商有一拼呢,现在看来,俩人完全就不在一个段位。”

    “没到终点以前都不算赢。”我舔了舔嘴皮摆手道:“七哥,车放慢一点,不然容易引起对方怀疑。”

    随着那台越野车拐进了岔道里,车流瞬间变得稀少很多,生怕跟的太紧容易引起车内文君的注意,我一个劲提醒白老七减缓车。

    “小朗子,你就是疑心太重,对方摆明了就是照着咱们铺垫好的剧本走,还有啥可不放心的,我打赌他们现在肯定是去番禺区跟小满碰头。”白老七一边拨弄方向盘,一边透过后视镜,笑盈盈的冲我吧唧嘴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哪有点不对劲。”我摇摇脑袋出声:“树哥,给我撕个白纸条,我这会儿右眼皮一直跳,心里也觉得跟有啥似得直突突。”

    民间有句俗语,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,虽然我也知道没啥科学依据,但仍旧对此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操,混社会的你还信这玩意儿?”白老七抛给我一支烟安慰:“我跟你说,你就是这两天没休息好,等干完这档子事儿”

    说着话,白老七突然踩了一脚刹车,我看到前面文君所在的那台越野车行驶进了一家靠近路边的加油站,白老七侧脖问我:“咱是等等还是也装模作样开进去加点油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后道:“不要减,往前开,不然肯定被对方现。”

    白老七也没迟疑,直接驾驶着汽车路过加油站开到了前面,等车子驶出十多米后,我回头通过后挡风玻璃观望,见到文君从越野车的驾驶座里出来,笑呵呵的跟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在聊天。

    这次我看的清清楚楚,绝对是文君那个逼养的,除了他以外,越野车里似乎并没有其他人,当然也不排除我视线有死角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文君。”我蠕动嘴唇轻笑,示意白老七在路边停车,然后朝着郑青树道:“树哥,你下车,迂回绕到加油站附近,盯梢一会儿,等文君加好油以后,你打电话给我,一定要看清楚他往哪个方向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郑青树动作敏捷的蹦下车,沿着路边的树荫,度飞快的朝加油站返回。

    等他走远以后,我又招呼白老七继续往前缓缓行驶。

    没办法,对手实在太狡猾,稍有差池可能就会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差不多三四分钟左右,郑青树打来电话:“朗哥,文君的车朝你们那个方向开过去了,车里最少俩人,我刚刚看的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你自己打出租车过来,路上千万注意点,不要被文君现。”我冲着白老七摆摆手:“七哥,提。”

    我挂断电话的同时,白老七也立即提高了车。

    也就一根烟的功夫,文君驾驶的那辆越野车呼啸着冲我们旁边快驶过,度快的一逼,似乎有什么着急事情。

    我掏出手机看了看地图,现这条道也能通往番禺区,随即冲白老七浅笑:“慢点也无所谓,文君应该是去和小满碰头,只要他到番禺区,我就有办法让丫背上杀人的罪名”

    zqih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