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7章 珍惜彼此!

作品:《总裁大人超给力

    “什么?难道——”鲁布旺夫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对,他跟母妃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鲁布旺夫摇头,“赫姬没有提起那个人。”“那个人……思想有点危险。”安夏儿想起柯罗韩特邀她一起寻找散落的家族后人,还要让紫罗兰家族崛起的事,缓缓地皱眉说,“他应该还邀请过母妃和他一起做什么事,

    但母妃拒绝了,之后与那个人应该没有联系了。母妃也许是怕父亲你会担心,所以没有跟父亲提起那个人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夏儿,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安夏儿想了想,对自己父亲也没什么好隐瞒了,毕竟她都已经告诉过陆白了,“瑞丹的柯罗韩特王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鲁布旺夫想起那个死去的北欧王子,“那个柯罗韩特是西莱前女王娜芙古斯和比利亲王之子!”“不是的,父亲。”安夏儿轻轻地说,“我和陆白在瑞丹呆过一阵子,那一阵子里瑞丹发生过很多事,不只是我脸被人划伤,娜芙古斯女王的离奇去逝,瑞丹皇宫差点一夜暴

    乱,所以,也曝露了许多关于瑞丹皇室的内幕。”瑞丹的事说起来太长,安夏儿简洁地说,“总而言之,柯罗韩特王子并非娜芙古斯前女王跟她的丈夫所生,是娜芙古斯前女王跟另一个男人所生,而那个男人,是紫罗兰家

    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,夏儿?”鲁布旺夫其实对于王室有些血脉不正的事,并不惊奇,但惊讶的是那个柯罗韩特居然跟紫罗兰家族有关系。

    安夏儿点点头,“他当时找我谈过话,提起了我母妃和紫罗兰家族的事,如果他与紫罗兰家族无关,他不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鲁布旺夫双拳握紧,脸上浓浓的担忧,“那他找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,与他当年跟母妃说的,应该是一样的。”安夏儿猜测道,“就是打算寻找到散落在世界种地的家族同胞,重振紫罗兰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鲁布旺夫重重拍了一下书桌,“疯了,那个男人是疯了!”

    紫罗兰家族若是再面世。

    那现界就不是现在这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科学与科技的世界,唯物世界,如果这时候出现超越自然的能力,那世界不乱了?所以当年赫姬也认为应该让紫罗兰家族的秘密随着她去逝一并消失。

    只是,估记她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,才会留下那封信……“所以我并没有答应。”安夏儿微微笑道,“不,准确地来说,当时我并不是非常相信他的话,因为我现在的家庭和婚姻都很幸福,我不能再去找什么紫罗兰家族的人,我也

    不太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特殊能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鲁布旺夫紧紧握着手,问安夏儿,“那那个柯罗韩特,他有没有什么能力?”

    安夏儿抬起眼睛,愣了一会,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最后鲁布旺夫长叹了口气,才让自己紧张的心情缓解下来,端起杯子,“罢了,无论他有或没有,他都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又道,“应幸那样的男人没有活着吧,他若活着,绝对会是个比南宫焱烈更可怕的人,那才是灾难。”安夏儿想了一下,对鲁布旺夫说,“父亲,关于柯罗韩特王子的身世,您能不告之他人吗?其实,我与西比拉女王的上回聊得不错,关于他们皇宫的负面消息,我想我最好

    还是不要泄露得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被刺杀而去逝英名留存的王子,若是曝出是前女王跟外面男人生的孩子,这对一个皇室来讲,会成为一个丑闻。

    艾尔所在的珀切福斯家族又是为瑞丹皇室服务,以她和陆白与艾尔的关系,自然不好将柯罗韩特的事传出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现在已经退位了,能跟谁说起。”鲁布旺夫说,“况且与紫兰罗有关的人和事,我对外一概不提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笑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眉眼垂下,她又在想着什么。见她一脸沉思,鲁布旺夫安慰她,“好了,女儿,你过来无非是想向我问这封信的事,它确实是你母妃留下来的,她是怕你会遗传到一些什么。但紫罗兰的事,以及那个柯

    罗韩特也被人刺杀了,那一切的一切都与你没有关系了,好好跟陆白过日子吧,你母妃的事不要再想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抬起脸,“那母妃她……真的是因病去逝么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鲁布旺夫叹息着,点点头,“就是那个紫罗兰的家族遗传病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个遗传病是怎样的?”安夏儿问,总觉得,她想多了解一下过逝的母妃。“赫姬她是身体出现一些异状的时候,才去寻找关于紫兰罗的文献,之后知道她可能活不长了。”鲁布旺夫人说,“所以她才没有跟尤菲里奥一起,来到西莱后,她的身份每

    况日下,为了让尤菲里奥死心,才在尤菲里奥出国维和时,嫁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,我们结婚后,还有了一个女儿并且平安生下了,这是最幸福的事。”鲁布旺夫变起眼睛,看着安夏儿,脸上都是幸福的:

    “至于那个遗传病,据赫姬所说,但凡拥有紫罗兰家族特殊能力的人,都容易患上这种病,导至寿命不长。”

    寿命不长?

    “那,发病时会有什么症状么?”安夏儿又问。“反正赫姬没有什么发病的症状,就是身体看着越来越虚,最后卧床不起,什么医生都诊断不出来结果。”想起当年妻子的虚弱,鲁布旺夫面色看着低沉下去,“就好像,被

    她那种能力,渐渐抽空了她的生命力。”

    所以当年安夏儿刚出生,他和赫姬就替她检查过,没有发现她遗传到紫兰罗家族能力的任何迹象,他们才放心。安夏儿怕再问下去,会勾起父亲对她母妃的思念,让他难过,她赶紧绽出笑容握着他的手,“父王放心,母妃现在已经解脱了,我们父女团聚了,你也顺利退休了,现在有

    你陪着她,母妃在天堂一定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鲁布旺夫嘴角这才扬起一点,点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以后不会再提及,父亲你说得对,就让紫罗兰的秘密随母妃一起从这个世界上离开吧。”安夏儿站了起来,“我回去了,父亲你也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安夏儿走到书房门口时,鲁布旺夫想起她之前可能跟陆白吵架的事,便又开口说,“夏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安夏儿回过头。“不论你跟陆白发生了什么,但夫妻之间难免会有所矛盾与些许误会。”鲁布旺夫说,“但我看得出来,他是真心爱你的。像陆白这种身份,还能对妻子对家庭如此上心的男

    人,已经很少了,你们要相互珍惜彼此,珍惜现在的婚姻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微微笑笑,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  安夏儿走后,鲍伯走了进来,“老爷,是出了什么事么?公主找您谈了那么久?”

    鲁布旺夫摇头,“没有出什么事,夏儿只是问起了赫姬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妃?”

    “她看到了赫姬留给她的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鲍伯很震惊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赫姬王妃留给安夏儿的信上写了什么,但赫姬留了封信给安夏儿的事,他却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鲁布旺夫沉身的身躯站了起来,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色,“哎,这个世界啊,无论变换多少时代,就是无法平静下来。”鲍伯不知道鲁布旺夫为什么会发出这种感概,但无论如何外界的事都与他们无关了,便宽慰说,“老爷,您放宽心,咱们现在只是退休养老的老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