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5章 活动筋骨

作品:《剑叩天门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鹿台的东面。

    就在陈太阿与宋道然交手的同时,萧澈与张家兄弟也已经交上手了。

    其场面之凶险,笔直陈太阿那边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昆仑的张家,是张天择的直系。

    虽说张天择已久不过问族内之事,但仙盟在修行资源上,对于张家的偏袒还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而张家这对兄弟,张天元跟张地元,便是张家花了无数资源堆砌出来的产物。不过他们也并非只靠资源,这两人灵脉资质皆是上乘,且非常努力,因而只花了短短一甲子的时间,便已经爬到了圣人境。

    比起在功法选择上捉襟见肘的其他门派跟世家,张家子弟能选择的功法,就要丰富得多。

    比如这张天元,练气功法修的是金刚诀,此心法炼化出来的真气,至刚至阳,配合他修习的混元棍法,足一棍扫千军之威。

    而张地元,修习的练气法决乃是幽冥诀,此心法至阴至寒,配合他修习射日术,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两人手中的灵宝,也足以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两人身上皆是一身秘银甲,品阶与萧乾那件相差无几,而张天元所持的长棍,则是赫赫有名的蟠龙棍,相传是龙骨所炼的地阶灵宝。张地元所所持的弓,同样也是地阶灵宝中赫赫有名的云鹤弓,此弓射出的箭配合他至阴至寒的真元,让人察觉不到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阴一阳,张天元可近战,张地元可远攻,是一对绝佳的组合,十州不少高阶修者,就是死在这两人的配合之下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两兄弟,算是武装到了牙齿。

    这也是在见识过,萧澈那快绝无伦的剑法之后,张家依旧有信心派他俩出战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萧兄弟,还请赐教!”

    张天元将他那根蟠龙在手中挥舞了一番之后,往地上一插,直接将坚硬青石地面砸碎,深深地嵌入其中。

    萧澈依旧没什么废话,直接将手按在剑柄上,目光由空洞转做深邃地望向张家那对兄弟。

    张天元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随后重心猛然一低,脚尖猛地一点地,身形迸射而出,霎时间依旧来到萧澈的近前,手中的蟠龙棍紧随其后,朝萧澈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萧澈只身形一偏躲过这一棒,但张天元好似早就料到了一般,蟠龙棍自他手心滑下,他转而握住长棍的另一端,猛地向上一挑,由下而上,直击萧澈的下颚。

    萧澈反应极快,身形后仰躲过这一棍的同时,手中断水剑骤然出鞘,长剑带着凌冽的剑气朝着张天元腹部切去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自己这一剑,张天元这一剑必定收棍来挡,但让他意外的是,张天元却是面无改色,没有丝毫收棍回挡的意思。

    很快萧澈便现了张天元能如此不管不顾的缘由,就在他手中断水剑就要切开张天元小腹时,一直带着阴寒之气的羽箭不偏不倚地射在了他的剑刃之上,强大的冲击力,让他切向张天元的剑刃为之一滞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瞬,张天元嘴角勾起,将手中蟠龙棍顺势右上挑转做棍尖下砸,直接砸向萧澈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一身霸道无匹至刚至阳之气,若是被他这么砸中,就算是萧澈也很难承受。

    就在这紧要关头,萧澈没拿剑的左手,朝身侧猛然一拍,一股猛烈的罡风自他掌心飞出,于是他接着这股反震之力,身形骤然向右横移,堪堪躲过这一棍。

    不过他躲过这一棍的同时,张地元的羽箭,再次悄无声息地破空而至,笔直地射向他的裆部。

    这羽箭能直接挡住萧澈的剑招,其威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萧澈左手再一次朝着地面猛拍一张,身形陡然站直,手中断水剑迎着那羽箭的箭头一剑刺出,将那羽箭从中劈开,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等他长剑收回,张天元的蟠龙棍,已经带着呼啸的破空之声,再一次朝他劈来,时机配合得非常巧妙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萧澈看着迎面而来的一棍面无表情地说了,随后左手手掌一掌拍出,打在那蟠龙棍上。

    那盘龙棍随之被震起,而萧澈的手掌手臂,在那蟠龙滚巨力之下,甚至皮肉都没来得及破碎,鲜血直接从毛孔中飞射出来,手臂骨骼块块碎裂。

    而萧澈,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借着这一棍的力道,他的身形也从张天元身旁弹开。

    三人分力鹿台东面的三角。

    “够狠!”

    张天元嘴角勾起。

    他跟他地张地元不给萧澈任何喘息的机会,一人持弓连射三箭,这三箭一箭由上,一箭由左,一箭由右,各自划出了一个奇异轨迹之后在中途骤然消失,再出现时已经将萧澈整个人包围其中。

    这三箭的威力也极其骇人,便是与那普通圣人境高手的一击相比,也丝毫不弱。

    而在这三箭射向萧澈的同时,张天元的蟠龙棍,骤然间幻化成一根几十丈长的金色圆柱,一棍贴着地面朝萧澈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那三箭眼见着就要射中萧澈时,萧澈身上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在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张地元的眼前,手中断水剑直刺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萧澈度陡然提升,完全出乎张地元的意料,他不善近战根本无法躲过这一剑。

    就在围观的一众修者们觉得,他就要殒命于此之时,那张地元忽然掏出一串佛门念珠,直接抬手迎着萧澈的剑拍去。

    在那念珠与断水剑相撞的一瞬,一道巨大的罗汉法相虚影将张地元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萧澈手中的断水剑,就像是刺在了石头上一般,一寸未进。

    连地阶灵宝都能刺穿的萧澈,居然刺不传一道法相虚影,足见张地元手中这串念珠的可怕。

    一击未能得手,萧澈随即身形一闪避让开来,因为张天元的盘龙棍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萧兄弟,怎么样?我兄弟二人,配当你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在一棍击退萧澈之后,张天元这一次并未急着出手,似乎是在等身旁的张地元恢复元气,很显然连续射出那么多箭,又催动那一串念珠,对他的真元消耗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萧澈点了点头,说完低头看向了自己失去知觉的左手,一道黑气似水雾一般从他手臂中冒了出来,那原本僵直的手指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这才重新抬起头看向张天元两兄弟:

    “很久没有想今天这样,将全身筋骨活动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