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、告状

作品:《暴走修仙

    三梦自和池平交手,深刻意识到自己修为之低,天外有天人外有人。笔趣 阁   w?w?w?.?b i q?u?g?e?.?cn

    从那时以后,玉面借给她的血石,仅清醒过一次,便陷入深睡中,三梦习以为常,她和血石都不知道,血石如此困倦,皆是因为那日在月华台上,三梦受伤昏死,血石梦中附体,进而击败池平。

    “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,早些把自己修为提升上去,早些免受玉面要挟,想到我手腕上的狐咒,我就浑身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三梦从玉面那里习得苍生决,便安心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每日,除了修炼,便是偷偷监视池雪寒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自月华台上一别,池雪寒对她态度大转,见面关切有加,嘘寒问暖,连池雪寒的知己秋水也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池雪寒的转变,让三梦百思不解,同时,三梦更加警惕她的行为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

    直到青木归来,三梦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青木归来那天,青云宗上下忙碌,与其说青木是自己回来,不如说青木是被宗主迦叶半路上抓回来的。

    三梦见到青木,恨不得抱在他大腿上,一吐心中委屈:“师父,您不知道您不在青云宗,弟子受了多大的委屈。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好,时时刻刻担心被人害了。笔趣阁  w?w?w?.?b i q u?g?e?.?c?n”

    “这青云宗何人敢惹老夫的徒儿?惹老夫的徒儿,就是打老夫的脸,老夫能让他们如愿么?快快说给师父听听,师父不在的这段时间,究竟谁吃了豹子胆了敢惹你。”青木鼓着白胡子,欲要替她打抱不平的模样。

    青木虽爱四处游历,但他将三梦带回青云宗,自然会对她负责,自己徒儿任人欺负,他这个做师父的当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青木在青云宗出了名的护短,所以当初三梦和池雪寒关系芜劣,青云宗弟子纵然对她百般不满,都不敢公然上门叫嚣。

    三梦有难他岂会袖手旁观?

    在青云宗,三梦最信赖青木,所以她见到青木时候,觉得自己顿时有了依靠。

    三梦知道血石事关重大,她压低声音把事件重复给青木听,这件事她已经重复三遍,越说越溜,该省略的省略,该隐瞒的隐瞒,该添油加醋的添油加醋,很快,前应后果都有了。

    青木闻言,青着脸,捋着白胡须默不作声,黑亮的假静静的贴在头皮上。

    哎,师父遇到难题了。

    龙血的事没有头绪,池家扎根那么深,一时半会儿根本找不出他们图谋不轨的证据。师父一定在想,用什么借口把池雪寒软禁起来拷问吧。

    三梦理解的看着青木,不急不躁,她相信青木一定会为自己做主。? ? ? ??笔趣阁  ? w?w?w . b?i?q?u g?e?.?cn

    青木望了望天际,一只孤雁划破斜阳缓缓的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他转过脸,满脸暖阳的斜晖,看上去和蔼可亲,他温和的大掌抚在三梦头上,和气道:“三梦啊,师父知道,你和池雪寒之间矛盾颇深,但是肆意编造故事污蔑同门这种事,我们万万作不得啊。我们修道之人,先要心正,心正则道明,师父对你们没有过高的要求,只希望自己的徒弟,拥有一颗干净正气的心。”

    听着青木语重心长的话,三梦有些懵,她怔了怔神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青木转过身,叹了口气:“今日你有这般言行,都是平日师父对你疏于管教,这是为师的错,不能全怨你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没错啊,三梦也没错啊。”

    三梦更加疑惑,直接道出心中不解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在青云宗受人欺负,管他是迦叶的弟子还是谁的弟子,师父都会为你打抱不平,但为了让师父替你出头,编排同门师兄弟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梦不明白,还请师父直言。”有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三梦心头,让她莫名的心慌。

    “为师在会青云宗的路上,遇到过池平。”池平为池家重要人物,当年也是他送池雪寒来青云宗,青木和他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“这...这怎么可能?池雪寒告诉我池平已经死了,怎么可能还活着,当时情况,池平若是活着,不可能留我们活口,我可是知道了他们池家的惊人秘密啊。”三梦慌神,池平之死,是池雪寒亲口告诉自己,三梦深信不疑,因为在那种情况下,要么池平死,要么她们亡,三梦虽不知池雪寒用了什么法子让池平在青云宗消失,但她确信池平已经不在世间了。

    池雪寒告诉三梦真相,却瞒了所有人,而青木回青云宗途中恰巧遇到“池平”,让三梦心惊不已,她有人无声无息的撒下阴谋的大网,自己俨然成了网上的昆虫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三梦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难道为师说谎?”青木拧眉。

    青木带着怜惜的眼神,深深叹了口气,不知道是失望还是什么。

    三梦瞅见青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,猛然领略到池雪寒的用意,她倒吸了口凉气,不可置信的后退两步,现在整个青云宗,除了和自己不同志向的玉面,竟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,跟她相识多年的青木竹马兰篮完全倒向池雪寒,私下里觉得她放不下两人之间恩怨,心胸狭隘,而她最信任的师父,因为这件事,开始质疑她的品行。

    三梦的手越来越凉。

    “青木师尊,师父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莺歌般的声音如同地狱深渊中锁魂的鬼啸,让三梦忍不住一颤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池雪寒,后者玉面雪肌,双目含情,白袍紫褂,玉石别腰,衣袂飘然,笑的清新舒爽。

    好一个下凡的天女!

    池雪寒见三梦在打量自己,友好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三梦触及她眼神,像被电击了一般。

    青木看了看两人,心道,三梦这孩子虽然刁蛮惯了,但天性不坏,想必两人误会深久,一时想岔了路,才会做出诽谤人的事来,我刚才当面拆穿她,也够她反省了,今后一定要严加管教,把她带上正途。哎,终究是孩子啊,编出龙之精血的这荒谬的事来,若让有心人利用,青云宗必当面临一场浩大劫难啊。

    “方才的事,绝不能与任何人提起,否则会给你带来灾祸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即使他不相信自己的话,却处处为自己着想。

    三梦感动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,师父去去便回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三梦沉闷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池雪寒冲着三梦微微一笑,笑容倾城倾国,在三梦眼里却行同鬼魅。

    她忽然明白池雪寒的用意。

    池雪寒的目的,让青云宗所有的人,皆不信她。

    包括她最信赖的师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