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魔女安悦蓉

作品:《穿进副本刷男主

    回到久违的仙侠世界,来不及感受新身体的记忆,庞博绵延的修为就深深的震撼了安安。Ω笔趣 阁WwΔW.』BiQuGe.CN

    “我去,我这是穿越到大人物身上了。”生怕穿越到老头老太身上,安安第一时间朝胸摸了上去。“还好,是具年轻的**。”

    不怪安安如此猥琐,实在是被这修为惊到了,跟花落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不能同日而语,真要比较,也应该是轩辕青玉级别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就以这身修为,怎么也得是名门正派大弟子,根正苗红仙二代啊。

    但,当原身的记忆涌上心头时,安安还是挫败了。

    “马蛋,怎么是魔教魔女安悦蓉?”

    穿越初时,安安还忍不住偷偷幻想了一下轩辕青玉这类禁欲系男神,毕竟抛开别的不说,单男主个人魅力这一项就足以让她yy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魔教魔女的身份摆在这里,别说她是魔教数一数二的角色,就算只是一个小喽喽,都别想跟禁欲系男神扯上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哎~”长叹一句口气,安安认命的接受了现实。

    安悦蓉,魔教魔女,是仅次于魔教教主、魔教圣女比肩魔教四大护法的存在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以安悦蓉的修为和年龄,如此地位有点名不符其实,但偏偏她小小年纪攻于心计心狠手辣,比起魔教行事狠辣的长老也不遑多让,多年来在魔教积威颇深。睚眦必报的性格更是搅得正邪两界哀声怨道,是以不少人见她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当然这还不是最令人津津乐道的,比起性格和修为,安悦蓉的衣着打扮才最是“触目惊心”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说“触目惊心”呢,实在是因为她的穿着有够暴露,一身改良式旗袍,不说露胳膊了,就是那白花花的大腿都足以让所谓的正道人士闪了眼睛。

    搁到现代,安悦蓉的打扮稀松平常,可在保守禁欲的修真界,这种打扮比妖女还妖女。更别说安悦蓉耳垂下挂着的两条cui情蛇,名声什么简直不能更糟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安安是无感了,毕竟她一个现代人对旗袍只能是热爱更热爱,没有空调的古代,能穿短袖简直是福利啊,至于那两条cui情蛇,鉴于以往的精彩历史,安安心安理得的接受了,这是生杀大器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任务到底是什么啊,隐藏线索又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第一次在任务世界里摸不着头脑,安悦蓉还真有点不知所措,“算了副本任务肯定不会随便投放的,既然让我穿到这具身体上,就一定有其特殊的含义。”安悦蓉决定既来之则安之,照着原身的路线走。

    本尊安悦蓉此次离开魔教大本营是受到了魔教顽固派长老的排挤,一方面是赌气,另一方面是她自己贪玩,打算在这混混红尘中搅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借着排挤的借口来游山玩水,还能拉拢同情票。

    但至于能拉到多少同情票,就不是很在意了。

    拽了拽低的不能再低的衣角,安悦蓉上路了,在荒原上走了四五公里,终于来到一座小城镇。

    小城镇的居民看着如此暴露,却大摇大摆的女子,惊讶的不知所措,女人们私底下骂着“女表子”“娼妇”,男人们则面露不屑,实则纷纷偷瞄安悦蓉的裙底,有时不小心对上眼,还露出心领神会的奸笑。

    这些安悦蓉统统无视之,估计是受本尊的影响,安悦蓉对这种异样的眼光完全不在意,反正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,她不介意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

    况且,这要是搁在现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走没两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:“天啊,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如此败坏风气之女子,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。”

    安悦蓉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,一个衣着青衫的读书人正指着她呜呼哀哉,讲什么孔孟之道,安悦蓉没有理会他,径直走开了。

    自诩道德的读书人没有跟上,反倒是被三四个混混尾随了。

    安悦蓉也任由他们尾随,依旧我行我素的穿梭在小镇的大街小巷,无奈这个小镇实在太贫穷了,大多数人衣衫褴褛不说,茶楼客栈也净是尘土飞扬,走了大半个小镇都没有找到能落脚的地。

    就在安悦蓉离开客栈之际,一直尾随在身后的混混终于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是不是不太满意这家店啊,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客栈,包您满意。”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羊的混混对着一脸不甚满意的安悦蓉说道。

    身后的混混们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照的眼神,无不垂涎的盯着安悦蓉若隐若现的大腿,眼神中流露出令人恶心的光芒。

    安悦蓉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,居然点头了。这让一直碎碎叨叨偷偷跟在她身后的读书人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这几人可不是什么好人,坑蒙拐骗无恶不作,虽然他打心眼里瞧不起安悦蓉的做派,可放任安悦蓉误入狼窝又不是读书人的气节,于是明明怕得要死,还是站出来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可不能跟他们,他们不是好人啊。”

    混混见安悦蓉上钩正高兴呢,突然蹦出一书生搅局,自然大怒。

    离读书人最近的混混一手勾过他的脖子,就往一旁的巷子里拖,读书人明明怕的腿肚子都打颤了,还不忘告诫安悦蓉,“姑娘,你千万不要跟他们走啊。”

    客栈老板见要出事,干脆躲进了厨房,根本不敢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一般人早就吓的瑟瑟抖了,但安悦蓉可不是一般人,只是微微勾起一丝嘴角,说道:“放了他吧,我跟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在读书人惊讶和屈辱的神情中,安悦蓉跟着混混消失在他的视线中,过了好一会,读书人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,突然一个奋起朝着安悦蓉最后消失的巷子飞快跑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跑几步,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,他更是三步并作两步,使出平生力气,箭似的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他就被漫天的血雨惊呆了,一具具被割破喉咙的尸体僵直的站立在原地,而安悦蓉已不见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魔女……一定是魔女!”

    回到久违的仙侠世界,来不及感受新身体的记忆,庞博绵延的修为就深深的震撼了安安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这是穿越到大人物身上了。”生怕穿越到老头老太身上,安安第一时间朝胸摸了上去。“还好,是具年轻的**。”

    不怪安安如此猥琐,实在是被这修为惊到了,跟花落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不能同日而语,真要比较,也应该是轩辕青玉级别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就以这身修为,怎么也得是名门正派大弟子,根正苗红仙二代啊。

    但,当原身的记忆涌上心头时,安安还是挫败了。

    “马蛋,怎么是魔教魔女安悦蓉?”

    穿越初时,安安还忍不住偷偷幻想了一下轩辕青玉这类禁欲系男神,毕竟抛开别的不说,单男主个人魅力这一项就足以让她yy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魔教魔女的身份摆在这里,别说她是魔教数一数二的角色,就算只是一个小喽喽,都别想跟禁欲系男神扯上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哎~”长叹一句口气,安安认命的接受了现实。

    安悦蓉,魔教魔女,是仅次于魔教教主、魔教圣女比肩魔教四大护法的存在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以安悦蓉的修为和年龄,如此地位有点名不符其实,但偏偏她小小年纪攻于心计心狠手辣,比起魔教行事狠辣的长老也不遑多让,多年来在魔教积威颇深。睚眦必报的性格更是搅得正邪两界哀声怨道,是以不少人见她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当然这还不是最令人津津乐道的,比起性格和修为,安悦蓉的衣着打扮才最是“触目惊心”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说“触目惊心”呢,实在是因为她的穿着有够暴露,一身改良式旗袍,不说露胳膊了,就是那白花花的大腿都足以让所谓的正道人士闪了眼睛。

    搁到现代,安悦蓉的打扮稀松平常,可在保守禁欲的修真界,这种打扮比妖女还妖女。更别说安悦蓉耳垂下挂着的两条cui情蛇,名声什么简直不能更糟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安安是无感了,毕竟她一个现代人对旗袍只能是热爱更热爱,没有空调的古代,能穿短袖简直是福利啊,至于那两条cui情蛇,鉴于以往的精彩历史,安安心安理得的接受了,这是生杀大器啊。

    “不过任务到底是什么啊,隐藏线索又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第一次在任务世界里摸不着头脑,安悦蓉还真有点不知所措,“算了副本任务肯定不会随便投放的,既然让我穿到这具身体上,就一定有其特殊的含义。”安悦蓉决定既来之则安之,照着原身的路线走。

    本尊安悦蓉此次离开魔教大本营是受到了魔教顽固派长老的排挤,一方面是赌气,另一方面是她自己贪玩,打算在这混混红尘中搅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借着排挤的借口来游山玩水,还能拉拢同情票。

    但至于能拉到多少同情票,就不是很在意了。

    拽了拽低的不能再低的衣角,安悦蓉上路了,在荒原上走了四五公里,终于来到一座小城镇。

    小城镇的居民看着如此暴露,却大摇大摆的女子,惊讶的不知所措,女人们私底下骂着“女表子”“娼妇”,男人们则面露不屑,实则纷纷偷瞄安悦蓉的裙底,有时不小心对上眼,还露出心领神会的奸笑。

    这些安悦蓉统统无视之,估计是受本尊的影响,安悦蓉对这种异样的眼光完全不在意,反正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,她不介意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

    况且,这要是搁在现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走没两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:“天啊,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如此败坏风气之女子,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。”

    安悦蓉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,一个衣着青衫的读书人正指着她呜呼哀哉,讲什么孔孟之道,安悦蓉没有理会他,径直走开了。

    自诩道德的读书人没有跟上,反倒是被三四个混混尾随了。

    安悦蓉也任由他们尾随,依旧我行我素的穿梭在小镇的大街小巷,无奈这个小镇实在太贫穷了,大多数人衣衫褴褛不说,茶楼客栈也净是尘土飞扬,走了大半个小镇都没有找到能落脚的地。

    就在安悦蓉离开客栈之际,一直尾随在身后的混混终于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是不是不太满意这家店啊,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客栈,包您满意。”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羊的混混对着一脸不甚满意的安悦蓉说道。

    身后的混混们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照的眼神,无不垂涎的盯着安悦蓉若隐若现的大腿,眼神中流露出令人恶心的光芒。

    安悦蓉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,居然点头了。这让一直碎碎叨叨偷偷跟在她身后的读书人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这几人可不是什么好人,坑蒙拐骗无恶不作,虽然他打心眼里瞧不起安悦蓉的做派,可放任安悦蓉误入狼窝又不是读书人的气节,于是明明怕得要死,还是站出来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姑娘你可不能跟他们,他们不是好人啊。”

    混混见安悦蓉上钩正高兴呢,突然蹦出一书生搅局,自然大怒。

    离读书人最近的混混一手勾过他的脖子,就往一旁的巷子里拖,读书人明明怕的腿肚子都打颤了,还不忘告诫安悦蓉,“姑娘,你千万不要跟他们走啊。”

    客栈老板见要出事,干脆躲进了厨房,根本不敢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一般人早就吓的瑟瑟抖了,但安悦蓉可不是一般人,只是微微勾起一丝嘴角,说道:“放了他吧,我跟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在读书人惊讶和屈辱的神情中,安悦蓉跟着混混消失在他的视线中,过了好一会,读书人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,突然一个奋起朝着安悦蓉最后消失的巷子飞快跑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跑几步,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,他更是三步并作两步,使出平生力气,箭似的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他就被漫天的血雨惊呆了,一具具被割破喉咙的尸体僵直的站立在原地,而安悦蓉已不见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魔女……一定是魔女!”(未完待续。)